College
Advertisement

设立缘由及宗旨[]

  • 廿世纪后期,世界各地在全球化政经重建及资讯化的冲击下产生巨变。通过资本、商品、文化、资讯及劳力的加速、扩大流动激起了波澜壮阔的全球化趋势,也引发了在地、本土认同的要求和个人的主观建构。向来只着眼经济成长的“发展研究”面临环境生态、社会文化问题的日趋恶化也发生蜕变;均衡、可持续性的、参与式发展已取代成为此一学科的基本概念。
  • 台湾自1992年起,国民平均产值已突破一万美元关卡,但政治社会的乱象、贫富不均的严重、环境的恶化均显示我们的成就是畸形的经济成长,而非有机的社会发展。全球化导致国际组织兴起和超国家的评判标准及约束力的扩张,包括知识产权、生态保育、公害防治,及消费者与生产者的权益保障,台湾必须适时做出有效的因应。
  • 社会发展期许于相关民众的意愿及动力,越来越强调由下而上的参与式发展。回看台湾方兴未艾的社区主义、旧有和新生的民间团体,一个市民社会似已萌现生机,正需要人们认真探索社会发展的新思想、新措施和新手段,俾使巩固深化刚刚起步的民主实践,维护弱势权利,建立以个人主体为基础的多元民主社会。
  • 社会发展研究所试图针对台湾物质快速增长中所引起的失衡状态寻求综合治理。通过有意识的发问和探讨,产生宏观的视野;并经由具体的基层实践,培养可持续的行动力和累积在这基础上建立的社会发展理论。
  • 结合理论与实际,在市场竞争与国家统治双元体制下,师生共同寻找出第三条路。

发展方向与重点[]

发展理论的研究与探讨[]

不同于发展经济学的成长论,本所强调发展的均衡性,寻思如何激发相关民众的首创精神,达成经济、社会与文化之间的良性循环。

超国家 (super-state的动向)[]

密切注意种种经贸性与非经贸性的国际协定,并考察如何透过传播媒体,对本土社会产生干预效果。战后以来,联合国所属各组织累积大量的案例,亟待我们消化。

台湾社会问题探讨[]

无论是称为转型或脱序,此间所迸发出来的议题令人目不暇给,诸如:妇女、环保、交通、青少年等等,既需一一去分析,更需要结构性去了解,否则流于枝节,等于是肢解台湾社会的整体发展。

发展工作的田野经验[]

确认非营利性社团与社区是社会发展的杆杆。社会发展所鼓励学生投入至少一个社团∕社区进行理论实践,取得第一手的民间经验,并回馈理论。

国际教学与训练[]

为使此间所感、所学与国际大环境挂钩,本所拟与外国学府与草根组织签订教学、研究与协作的合作关系,促进师生前往实修、实做,从根本上保障具有国际视野的人才养成。

资料来源[]

Advertisement